千霖

长年失踪人士

『all金』让你们演个红楼梦片段哪来那么多幺蛾子

人物来自七创社
私设还是要有的
人物崩坏是不可避免的
短是肯定的
如果你都能接受的话,那就开始正文吧!

第一次:雷狮,嘉德罗斯

雷狮问嘉德罗斯:“可有大罗神通棍没有?”嘉德罗斯忖度着因他有大罗神通棍(嘉德罗斯:mmp,雷狮你个虫子哪来的大罗神通棍),故问我也有无,因答道:“没有……”“那便好说了!”雷狮从袖子里掏出雷神之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了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我×!你怎么藏进去的的!!

雷狮:为了对付情敌,一切皆有可能!

金:哇,雷狮你怎么办到的?

雷狮:小鬼我们深夜探讨……秋姐我开玩笑的…

秋:卡米尔,换你!

卡米尔:……哦。

第二次:卡米尔,雷狮,雷太子

雷狮问卡米尔道:“可也有头巾没有?”(雷狮:自家的弟弟……)众人不解其语,卡米尔便忖度着因他有头巾,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头巾是一件稀罕物,岂能人人有的。”雷狮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头巾,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踩头巾。(雷狮:我……!!)雷太子从后帘走出,道:“来人,把三皇子送精神病院里去!省的犯疯!”“呵,我看你!……”……雷太子一把抱住雷狮痛哭流涕,“你好好的摔那命根子作甚!”(秋姐:呵。)

金:姐姐,这违和感好大啊!

秋:(完全不想看)啊……

第三次:金,雷狮

雷狮问金道:“可有套否?”

金:“…啊?不是头巾吗?”

秋:雷狮我看你是想死!!(弟弟,我出去一下。)

第四次:金,嘉德罗斯,格瑞

嘉德罗斯问金道:“可有头箍否?”众人不解其语,金便忖度着他有头箍,故问我也有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头箍这个稀罕物,岂能是人人都有的。”嘉德罗斯听了,登时发起癫狂病来,摘下那头箍,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砸那个头箍(嘉德罗斯:看在渣渣的份上我不气!我!不!气!),格瑞猛的踹了嘉德罗斯一脚:“你扔那命根子做甚。”嘉德罗斯:“我™的格瑞!!”嘉德罗斯一棍子甩出去,格瑞身形一闪便躲开了,嘉德罗斯可能是气急了,完全不管到大罗神通棍飞到了哪里去,正欲与格瑞决斗的嘉德罗斯完全不顾后勤处传来的一声爆响。

格瑞:药丸。

灰头土脸的雷狮:嘉德罗斯你眼瞎啊!!

同样不好以及还没出场的神近耀佩利帕洛斯等:淦!

场面一度混乱。

趁机抱起金就跑的骑士大人:摸鱼真好!

金:安迷修,我们不拦一下吗?

安迷修:无碍,他们只是在锻炼而已,王子殿下我们去吃肉吧,还有饭后甜点。

金:嗯嗯嗯!安迷修最好了!

秋:……我就出去一会儿,你们干了什么!?金呢?!

我的妈,写作业的时候外放音乐,我爸正好进来,我手机正好放威风堂堂😂😂

雷金 雷神比你重要

人物来自七创社
ooc预警
私设已交往
文笔很差
此文很短

话说金已经和雷狮在一起后,他们饲养了一只哈士奇名曰雷神。

某日雷狮和金带着雷神外出遛弯,他们租住的小区紧邻着一个生态公园,这个公园里有一条深6米的河。

炎炎夏日,金看着雷神蔫蔫的走有些不忍,说:“雷狮,我们一定要中午来溜雷神吗?”

“当然,我雷狮的狗自然要与众不同。”雷狮一只手牵着金的手一只手举着太阳伞,一脸戏谑的看着雷神。

雷狮:谁让你总是破坏我和金的二人世界,呵。

雷神:主人!你男人欺负人!!

金看了看他们旁边的那条河,说:“雷狮,我们把雷神扔进去吧!既可以凉爽一下又可以洗个澡。”

雷狮/雷神:????

“等等小鬼,”雷狮道,“雷神上不来怎么办?”

“没关系,它会狗刨。”金一脸淡定。

“不是,被水草什么的缠住怎么办?”

雷神:嘤嘤嘤,男主人快救我啊!

“嗯……”金仔细的考虑了一下,“那就把你扔进去,把雷神救上来!”

“……那我上不来怎么办?”雷狮一脸懵逼。

“你还海盗头子呢!连游泳都不会吗?!”金鼓起了嘴,瞪着他水蓝色的眼睛看着雷狮。

雷狮:……

雷神:……

金:让你们偷吃我东西,哼╯^╰

All金 金老师,这不对哦

人物来自七创社
Ooc请注意
文笔很差请注意
年龄操作请注意
这文很短请注意
就一个我上课时的梗请注意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可以看正文了

“用隐性雌和显性雄杂交,可以通过后代的外形来判断后代的的性别……”金站在讲台上,一脸淡定的用教鞭指着投影授课。

金是一位负责高二6班生物的25岁的人民教师,除了班里的孩子都比较熊之外,金对于其他的都是非常满意的。

“……到这里,让这种猫的亲子代杂交……”为了保证遗传学这方面大家都能明白,金时刻观察着同学们的表情来确定他们是否听懂,金发现讲台下时一群憋笑的表情时有些疑惑,“怎么了,那里有问题吗?”

雷狮挑着玩味的笑,说:“金老师~这是不是乱。伦啊?”

课堂上立马爆出一阵哄笑,一些人就有点不怀好意的看着金。

金:啊?

卡米尔稍微点了点头,说:“虽然是动物,但亲子代杂交确实有问题,按人类的社会伦理来看,是不正确的。”

金:“这里不能按人类的思维来处理……”

嘉德罗斯不屑:“人不也是高等动物吗,渣~渣。”

格瑞叹了口气,面无表情的说:“你吃肉的时候怎么没想想呢。”

金:哇,格瑞你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

格瑞:我们继续讨论一下伦理问题吧。

金:哎!

“那什么,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继续听课!”金气鼓鼓的转移话题,继续讲课。

面红耳赤的安迷修:终于把这个话题跳过去了……

金风起兮云飞扬一

人物来自七创社
人物崩坏
私设极其之多
文笔差
长篇
是一篇All金文
其实感觉题目和内容没多大联系额
背景是八种族之类(全是私设)的,还有空间包裹啊什么的。
我流金强

正文(´▽`ʃƪ)!

“紫堂!我回家了!明年见!!”少年金色的发微微翘起,一同翘起的还有冬日温暖的阳光和假期来临的喜悦。如同蓝宝石的眸子溢满了喜悦与期待。

“金,路上一定要注意……”紫发的少年感觉一阵金风吹过,“……不要迷路……了……额,好吧。”名为紫堂幻的少年无奈的看着金如同风一般离去,完全没有去听他的话,说真的他很想知道金是如何做到连回家都会迷路。

金狂奔在回家的路上,速度之快甚至带出了残影,金以前身体很差,一次小感冒都会到要命程度。但是三年前金被他的姐姐秋连续药浴一个月之后,金的身体强度大大提高,甚至高于一些战士。

药浴那一个月,金都是昏迷的。当他醒来时,秋已经离开了,他连喜悦都还没有来的及与秋分享。

但是秋在给他的书信里有写着三年后,她会回来的。金兴冲冲的往家的方向跑去。

三天后…

金站在木屋外,他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笑意。他和秋一直住在人类领域较为边缘的秋金森林里,在他们还没有实力时,他们就住在这里,住着简陋的木屋,每日每夜都要担心野兽的袭击。而后来秋的实力提升变得很强,这个森林便被划为秋的领地,秋命名这里为秋金森林。但是秋和金都没有改变这个木屋的想法,毕竟这是他们自己搭建出来的家啊。

“这次只迷路了两天呢!”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稍微遮挡了一下自己被划裂的衣服,想着姐姐可能就在里面等着自己,金不由勾起了大大的笑容,连发梢都因为喜悦而微微卷起。

金轻轻的推开门,金知道以姐姐的实力肯定知道他已经回来了,但是金还是喜欢这些幼稚的小游戏。金推开门环视了一下客厅,发现姐姐并不在。“难道在卧室……”金猛的皱起眉,“有血腥味!姐姐受伤了?!”

金有些害怕,不顾一切的冲到秋的房间,一把推开了门。只见一个有着银色龙翼的银发少年躺在床上。

金:不是姐姐太好了!等等……为什么我家里会有一只龙啊!!

现今世界八种族和平共生,各种族有贸易往来也有学生交换一类的,但几年前龙族掀起内乱,在大陆的龙族悉数撤回参与内战,海域因为没有了龙族镇守,海域一直不平定,领域为岛的精灵和龙族与其他种族几乎失去联系。

金:这种情况下我居然能见到一只活龙,真.奇迹

金逐步走向这只银龙,银龙的眸子紧闭着,眉头皱起,一副痛苦却又不想表现出来的样子。他身上除去背后显眼的龙翼,脸上,臂膀处尚有未褪去的龙鳞。

金打量着银龙,这龙衣服也太破了点,看样子他还未成年啊,emmm我也还没成年呢!金掀起了银龙的衣服……

金:凭什么他身材比我好!!

金还在愤懑着两者的身材差异时,金的手被猛然握住。

金:我的天啊,你咋么醒过来了啊啊!!

金有些震惊的看向银龙,顿了顿,讪笑着说:“你的眼睛很好看。”

金到没有撒谎,银龙有着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冰冷但也纯粹。银龙的面色过度苍白,他冰冷的看向金,手上的力度不经意间加重,他以为金一个人类会求饶并告诉他他想知道的一切,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金气呼呼的看着他,然后给了他一拳。

被一拳击晕的银龙:怀疑龙生……

金挥了挥拳头:小样就你这病号还跟我斗!哼╯^╰!

金正准备把银龙破破烂烂的衣服扯开,这只银龙的额头上突然散发出一道柔和的金光,随即,在金错愕的目光中,听到了秋带着笑意和歉意的声音。

“金,我现在还有约在身,不能回家我很抱歉,你现在眼前的这个孩子叫格瑞,姐姐爱你。”

秋的声音戛然而止,金沉默的听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什么嘛……姐姐的那个约定一定是因为我吧……姐姐几乎不会在外做下约定,除了是因为我……

金狠狠的擦了擦眼睛,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一定要变得更加优秀,这样才能不辜负姐姐的期望啊!

金把目光放到被自己打晕的格瑞身上,想了想还是把格瑞的上衣扒了。

金:反正都那么破了,有没有都一个样!

金看着遍布在格瑞身上的鞭痕几乎有些抑制不住愤怒,他从未想过居然会有人虐待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金准备把格瑞从秋的房间里抱出来,嗯,用公主抱,金刚把格瑞抱起就意识到了不对,但是他还是把格瑞送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一次他让格瑞趴在床上,看了一眼自己被划伤的胳膊,金的眸中充满愤怒和冰冷,格瑞因为是一只未成年的龙,背部的鳞片还未褪去,此时,格瑞背部的鳞片已经有不少断裂,一部分深深的嵌入肉中,就是露在外面的部分划伤了金。

金对于自己的恢复力还是很自信的,所以他只是简单的给自己止了个血。金从空间锦囊中拿出药剂,把药剂倒入浴桶,调好水温,然后把格瑞彻底扒光扔进浴桶。

金感觉被划伤处传来阵阵痛感,他看向自己的伤口,发现被划伤的地方不仅没有痊愈反而恶化了,金不禁皱紧了眉头,迅速判断出是败血药剂。

金不禁有些心疼格瑞,这到底是多大仇多大恨才会这样。

金本着省事的原则就把伸进了浴桶,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龙族是可以通过血液和人类签订契约的……

当金看到格瑞身上散发出银光时,忽然意识到事情不妙……

“哈……哈,他好像要恢复龙身了……”金干笑两声。

金刚准备拔腿就跑就被格瑞一龙尾扫飞了出去。

飞出去50米的金:不能打,不能打,二次伤害一下他就废了……忍忍忍!

金缓慢爬起从草地上缓慢爬起,看着被撑爆的木屋,金表示,我的房子啊!!

格瑞现在正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状态,他的嘴正好在门口那里,而他的身体撑起了整个木屋。

金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身上不少地方都蹭破了皮,浑身挂彩。金急匆匆的跑到门口那里,也就是格瑞嘴巴哪里,有些不爽,但更担心格瑞有没有受到二次伤害。

格瑞现在正处于半昏迷状态,意识很不清醒,他只感到有一个很熟悉的味道过来了,是有和他本源一样的力量。于是他张嘴,舔了一口……

被龙口水糊了一脸的金:我的初吻啊摔!!等等!!你不能把舌头伸进去!!

金忽然忆起他在学院的时候听过一些战士说通过血液可以和龙签订契约,虽然不知道怎么签,但无论如何先把舌头给洗了再说。

金眼疾手快的拽住了格瑞的舌头。

收不回舌头的格瑞:……放开我的舌头……



小花絮:

金:啊啊,感觉好脏啊,但是不能签订契约啊啊啊!!

格瑞:……






忽然想起在学校里发生的很糟心的事

当时我在学校的书店里买到了凹凸应援图集和明信片(别问我为什么我们学校里会卖这个,我也很迷,不过能买到就是好的)

因为全班只有我一个腐女,只有我一个人爱凹凸,在宿舍看的时候我也没指望有谁会和我一起对着凹凸众人尖叫,然后出现了让我揪心的对话,内容如下:

某舍友:哇!!!雷狮!!我家大雷狮!!长长(zháng zháng)你也看凹凸!!

我:你也喜欢凹凸啊!!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萌凹凸呢!!

某舍友:呜呜!我也很喜欢凹凸!

(我这时拿起了一张安雷安的图)

某舍友(指着安迷修):这不是调戏红发小姐姐的流氓吗!

(我的天,流氓!?)

我:哈哈……你这定义,人家可是最后的骑士啊!我很喜欢这种骑士风呢。不过调戏艾比……哈哈

某舍友:我就喜欢雷狮,安迷修就那样吧。还有,艾比谁阿?

我:就是红发小姐姐啊。

某舍友:她是不是还有一个弟弟来着?

我:嗯,埃米。

某舍友:他们的呆毛超有意思!!

我:噗!确实!金呢,(拿出一张瑞金图,给她看)我超喜欢金呢!!

某舍友:emmm不如雷狮帅,他比较可爱,我不是很喜欢这种风格的。

我(无奈笑,是雷吹吗?):我比较喜欢正太一类的,卡米尔也很不错,爱吃甜食的小家伙!

某舍友:卡米尔……谁阿?

我(震惊):你喜欢雷狮你居然不认识雷狮的弟弟海盗团的军师卡米尔!?

某舍友:雷狮海盗团不就三个人吗?

我(惊恐):三,三个人?!

某舍友:对啊,雷狮,帕洛斯,还有一个像女人的人,没有什么卡米尔啊?

我:额…等等……像女人……你说的是佩利吗?

某舍友:对啊对啊!长头发,睫毛很长,半裸着的那个很娘的那个。

(我的神啊!佩利很娘!)

某舍友:卡米尔到底谁阿?长长你快说说啊!是不是还没出场的人物啊!

我:……我,我可能需要冷静一下…

不知所以的某舍友:??

我的意中人会变色!

人物来自七创社
ooc严重
私设超级多
文笔渣深入
这里是会变色的金,跪舔萌尚存前提,凯莉有专门情报网。

难得迎来了休赛期,刚得知了一个惊天大秘密的凯莉蠢蠢欲动,凯莉咬碎口中的棒棒糖,这种事不分享一下怎么行呢~大高手别怪我啊~~

“如果你想知道你的那个人是谁的话,就来凹凸酒吧吧。——星月魔女”

——分割⁄(⁄⁄•⁄ω⁄•⁄⁄)⁄——

鬼天盟因为仓库被人掠夺一空(凯莉:我什么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呢~),改行经商。凯莉组织的这个小聚会,就在鬼天盟新开张的凹凸酒吧(咳,假装他们都成年了)进行。

“哈……秋!”金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一旁的格瑞把刀挂到背后,摘下了一只手上的手套,将没有手套的手放到金的额头上,问道:“感冒了?”

金享受着自家发小难得的温柔,笑嘻嘻的说:“没事啦!格瑞!可能只是有人在说我的坏话!嘿嘿~”

格瑞几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凹凸世界最近温度很低,别掉了。”“知道啦!格瑞!格瑞对我最——好啦!!”金上前一步拉住格瑞的手:“凯莉叫我们去鬼狐开的那个酒吧,我们走吧!”

格瑞任由金拉着(为了人设不能反握!),嗯了一下。

格瑞和金到凯莉指定的酒吧包厢后,却不仅发现雷狮,卡米尔,安迷修,嘉德罗斯他们在而且气氛十分诡异。

“哎?凯莉你没说还有其他人啊?”金有些疑惑,拉着格瑞坐到空位上。

“人多才有意思嘛,”魔女勾起了嘴角,“这是一个见证奇迹的聚会~”

“虫子,你叫我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嘉德罗斯烦躁的握紧了大罗神通棍。

安迷修虽然保持微笑但也有些不耐的搅动手指。雷狮的烦躁近乎可以化为实质,卡米尔冰冷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凯莉。

凯莉:……为了好戏,忍!

“你们先描述一下自己的梦中情人吧~”凯莉打开了窗户,清冽的寒风灌入房间。格瑞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凯莉,你想干什么?”

“安啦,换换气而已。”魔女微笑。

“哼,那是一个绿头发蓝眼睛的渣渣,”嘉德罗斯摩擦着大罗神通棍,他的思绪却回到了那一个的冬天——

圣空星的冬天并不是很冷,那时嘉德罗斯刚从实验室中出来,因为烦躁于宫中的心计,便独自外出了。嘉德罗斯走到了城郊的森林,当他经过一个湖泊时,被一个不知哪里来的红发的小子撞进了湖里。

设计嘉德罗斯的那些专家非常坑爹的忘记了给嘉德罗斯安装防溺水系统(剧情需要)。嘉德罗斯只能在水中越沉越深,意识也逐渐模糊。

当嘉德罗斯意识快散尽时,他感到被人吻了,不过是单纯的为了给他渡气的吻。

一个看似3,4岁的绿发的男孩,把嘉德罗斯拖出水面,一边拖一边抱怨这个人看着年龄不大怎么这么重啊之类的。

嘉德罗斯毕竟不算真正的人类,当男孩把他从水中拖出来的时候他就基本上恢复了。他看到男孩翠绿的发以及清澈无比的蓝眸,嘴角微微勾起,他想,等这孩子长大了,就娶了他吧。

可是自那之后嘉德罗斯再也未见过那个绿发男孩,也未见到把他撞下水的红发男孩,经过多方盘查才知道那是偷渡过来的移民,来这里为的是治病。

————

嘉德罗斯说完后,整个包厢里沉默了很久,似乎众人都沉浸在回忆里。

“那接下来谁来说呢?”凯莉完全不在意空中的气氛,笑吟吟的说。

“大哥。”

“嗯。那是拥有炽烈红发与无暇蓝眸的人。”

雷狮把玩着酒杯,回忆着起他,卡米尔,以及对他们很重要的那个人的故事——

刚入春,雷王星的天气还是比较冷,雷狮刚与卡米尔从宫中逃出,卡米尔身负重伤,雷狮也身上也不少伤,但他们还未离开雷王星,未来的路更艰难。

雷狮背着昏迷中的卡米尔不断逃亡,最终晕倒在不起眼的小巷。

雷狮是被温热的触感惊醒的,长期的逃亡让他充满警惕。他不顾身体上的伤猛的翻身把他身边的人压在身下,身下是一个红发的男孩,系着红色的围脖,大约5岁,和卡米尔差不多大。男孩的眼睛如同刚下过暴雨的蓝天,不染纤尘。

“那,那个……”男孩明显有些慌乱,但还没等男孩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雷狮已经因为伤口裂开的痛苦以及长时间营养不良而昏了过去。

雷狮第二次醒来时,卡米尔已经醒过来了,他系着那个男孩的围脖,正在呵一碗粥。“卡米尔,你哥哥醒过来啦!”红发的男孩从厨房出来,看到雷狮坐起来了后,十分开心的呼喊着卡米尔。

雷狮打量着这个房子,或许都不能称之为房子,它是由几块木板简易的拼凑,组装起来的,厨房也不过是多加了一个木板把这个空间分成两个而已。这个木屋并不能很好的防寒,但至少可以做一个容身之所。

雷狮下床,他注意到这个大一点的空间里有两个简易的木床还有一个看上去随时会倒得木桌和几个石凳。

这两个小木床很显然一直在给雷狮兄弟使用,雷狮不由勾起嘴角:“小子,你睡哪?”“哎?我打地铺啊,雷狮一起喝粥吧!”红发的男孩嘿嘿一笑,把粥端给雷狮。雷狮扬了下眉,这床上连个枕头都没有,说的好像你还有第三床被子一样。“喂,小子,你叫什么啊?”雷狮坐到石凳上,男孩吞咽着粥,含糊不清的说:“姐姐不让我说。”

“呵,真不能说?”

“嗯!”

卡米尔的眼睛一直注视着男孩的手,幼小而稚嫩的手上有着不相符的红痕和淤青,明明我们都不认识啊……

卡米尔和雷狮感到伤势略微好转后便趁夜离开了,卡米尔犹豫了很久,最终带走了男孩送他的围脖。

他们是被通缉之人,久留必然会给他带来灾难。

后来,在雷王星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那个男孩,走遍宇宙也未再见。

——

雷狮有些惋惜,没能问道名字真是可惜了。

“那双剑的安迷修,你呢?”凯莉直接略过格瑞和金,看向还未曾开口的安迷修。

安迷修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他拥有水般的眸与湖色的发。”

安迷修每当想起那个充满活力的男孩心中就会被温暖充斥。当时雷狮卡米尔叛逃出宫,因他们引出的事对他造成的影响不可味谓不大,他甚至差一点就放弃了自己的骑士道。如果不是那个男孩的鼓舞,自己或许和现在的自己截然不同。

安迷修永远记得那个微冷的清晨,那个拿着船票笑的灿烂的孩子。

格瑞隐隐有种危机感,而金此刻也颇有些坐立不安。

“凯莉,好像没我和格瑞什么事啊,那我和格瑞先走了啊……”

“别啊,金,”凯莉走向金,“你忍心吗?”

格瑞拔出烈斩,将金与凯莉分隔开。雷狮等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们曾怀疑过,金就是他们重要的那个人,但发色着实差太多,而且他们相遇时双方都是少年,并不知道长大后对方是什么样子,最重要的是他们都不想要替代品。所以他们都与金保持距离,不希望自己陷入金这个泥沼。

金捏紧了格瑞的衣角,干笑一声:“我有什么不忍心的啊?”

“不说吗~可是你对他们的影响很大哦~~”凯莉扮作无辜的瞪大眼睛,“每天都在思念着呢。”

金把手放到头上,“凯莉,你这样我很为难啊……”还以为能逃一辈子的……

金用力一拽自己的头发,一顶金色的假发被扯了下来,脱离了假发的束缚绿发散开代替了原来的假发。

“凯莉把窗户关上吧!”

凯莉依言关上窗户,打开了空调并调到了30℃。在众人的错愕中,金的头发从绿色变为红色,继而变成蓝色,最后变为金色。

金咧嘴一笑:“零下的时候我的头发是绿的,零度的时候是红的,零上十度以下是蓝的,十度以上是金色的!神奇吧!!”

“当初姐姐病的很严重,为了给她找药,我误上了前往圣空星的飞船,遇到了一个不会游泳的金毛,好不容易找到药回程的时候搭错了船,前往了雷王星,发现两个昏倒的人,最后离开前遇到了一个愁容满面,十分悲伤的人。”

格瑞只知道金的头发会变色,却从未知道金还经历过这些。

一个阳光的人并不代表着他从未见过世间百态,他可能见过但是他能以最积极的态度,最乐观的思想去处理这些事,从而不被那些令人烦恼的事纠缠。

金向来把事情看的很明白,但他不说,他愿当那个笨蛋。

“谢谢你,凯莉。把事情跟好朋友们说开了真好呢!”

凯莉:IQ是有EQ……后边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众人:……痛并快乐着。

秋:我弟弟是天使!!!



金块在10-76纳米的时候是蓝色,10纳米的时候是红色,1纳米的时候是绿色(好像是这个来着,太久没看了)对应温度文中已经提及了。

一个老梗

人物属于七创社
ooc属于我
文笔差
文短
一个灵魂互换的脑洞,分成了各个小场合,单纯娱乐向。

1格瑞和金的小场合

金跑着前往寒冰湖

金:今天比平时略微早起了几分钟,格瑞一定会夸我的!嘿嘿~~

每日的长途奔跑也是训练的一部分,少年极速前进,耀眼的金发似是象征着少年内心的希冀和热情。

“格瑞!格瑞!”

金在冰面上滑行几步,停在了离格瑞不远的地方。金自认潇洒的按了一下帽子。骄傲的问:“我今天是不是来的很早!!”

接下来发生的事成了金一生的梦魇。

只见格瑞猛的转过身,双手捧心状,一边迈着“小碎步”向他狂奔过来,一边大喊:“啊啊啊啊啊!!!王子殿下!!”

金:!?!待!哪来的妖精!快把我正常的格瑞吐出来!!

2雷狮海盗团的场合

卡米尔平时就极为沉默,除了雷狮的询问或是一些问题会出声发表自己的看法,一般都不会说话。但是今天的卡米尔有些不一样,不仅如此,雷狮也有些不对劲。

“喂,我说,卡米尔啊,你今天感觉不太对啊,”佩利靠近了卡米尔,“而感觉且雷狮老大也不太对劲。”卡米尔轻微后退将脸别向一边,避开了佩利,帕洛斯玩味的挑眉,搭住卡米尔的肩膀,还未说些什么,就听到卡米尔惊恐的尖叫,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开帕洛斯夺路而逃。其速度之快令帕洛斯啧啧称奇。

雷狮看着卡米尔逃走,勾起了然的微笑。帕洛斯趁机讽刺:“雷狮老大,你连自己的弟弟都管不好吗?”

雷狮从商城买了一根棒棒糖,慢斯条理的撕开包装放到嘴里,看向帕洛斯的眼睛充满玩味。

帕洛斯手心不由出现一层薄汗,然后他就看见雷狮“呵呵”一笑坐上了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星月刃上极速离开。

帕洛斯-……这都啥玩意?

佩利:哎?到底哪里奇怪呢?

3双子的场合

埃米虚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前,皱了皱眉,看向他身边玫红色发的少女,“……艾比。”

艾比听到声音看向埃米,脸上的黑气与冰冷简直可以具象化,艾比调整好表情,将一把绿色的斩马刀架到埃米的脖子上,冷声问:“金在哪里!?”

埃米:excuse me?

4安迷修,佩利帕洛斯的场合

雷狮和卡米尔以相当奇怪的方式离开后,两人不明所以,便继续前进。

一只浅白色的蝴蝶飞过佩利面前,佩利不耐烦的一把抓住蝴蝶并狠狠的摧毁了这个脆弱的生命。

“哎,我的,蝴蝶呢?”

安迷修自拐角出现,右手食指放在唇边,翡翠般的眸子充满空灵之感。

帕洛斯:这只安迷修怕不是个五水硫酸铜?

5凯莉,柠檬的场合

手持双剑的安莉洁碰到了扛着雷神之锤找不到海盗团位置的凯莉。

“安迷修。”

“雷狮!”

然后他们就打了起来。

“恶党!你动作小点,凯莉小姐的裙子都让你掀起来了!!”

“啧,废话真多!!你难道就没掀起来吗!?”

“在下当然不会令安莉洁小姐经受出现动作过大而使裙子掀起的事,在下穿了安全裤。”

PS:五水硫酸铜的相对分子质量是250

[雷金]一个小段子

人物来自七创社
ooc有
文笔渣
小段子
年龄操作有,高中校园pa

炙热的夏日,阳光曝烤着大地,空气似乎都因高温而变得扭曲。

这种高温环境下,刚上完体育课的众人累的趴在桌子上不想动,然而丹尼尔并不打算让他们开空调。

这种时候教室里罕见的安静,众人听着风扇旋转的嗡嗡声,但毕竟还是还是一群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热劲稍微一过便又喧闹了起来。

雷狮烦躁的脱下外套,向后靠在佩利的桌子上,皱着眉头说了一句“热死了。”

坐在他前面的金忽然灵光一闪。于是金笑嘻嘻的回过头。

“雷狮!”

“……”

“雷狮!”

“……”

“雷狮雷狮雷狮!!”

雷狮勾起嘴角,猛的捏住了金的脸颊,将金拉进自己,附在金的耳边轻声道,

“小鬼你是准备勾引我吗~”

金:你这个大流氓!!快放开我!!!

做了只金,做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金在喊嗝儿瑞:)